为人民币“入篮”做好风控准备

上海银监局副局长张光平: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一揽子货币(SDR),将标志着人民币成为国际第五大储备货币,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重要里程碑,也是人民币今后达到“货...
发表于:2015-12-01 作者:张光平

人民币加入SDR倒逼中国金融市场加速开放

中国银行(香港)发展规划部经济分析及研究主管鄂志寰:未来一段时间内,中国政策制定部门将对近期推出的新开放措施进行贯彻落实,更多地使用市场化改革措施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。...
发表于:2015-12-01 作者:鄂志寰

货币定向宽松之弊

中国经济与金融中确实存在不少结构失衡之处,但这些结构问题应该由结构性的政策来解决,而不能寄希望于货币政策这一总量工具...
发表于:2015-02-05 作者:徐高

中国股市需要保持合适温度

投资者投资中国股市,不是研究上市企业的投资价值,而是沉迷于打探、揣摩政府可能的政策动向,这就导致了中国股市长期存在之怪现状:散户和机构投资者都醉心于打新股、炒烂股……...
发表于:2015-02-05 作者:贺绍奇

总把新桃换旧符

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”。2015年,本刊即将迎来创刊十周年纪念。在小小的窃喜之余,我们亦向一直支持我们的读者承诺,本刊当以《大学》“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”自策,不负诸君错爱...
发表于:2015-01-05

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——路,还很远

市场似乎对住房贷款证券化并不感冒——而市场才是中国资产证券化发展前途的决定性因素。...
发表于:2014-12-01

偏紧货币政策经不起推敲

中国的货币状况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矛盾体。货币似乎很多,M2占GDP的比例已经升到200%以上,在世界各国中名列前茅。但货币又似乎不足,“融资难”一直是制约实体经济增长的重要约束。...
发表于:2014-12-01 作者:徐高

“冲时点”踩急刹 数量型考核可以休矣!

银监会、财政部和央行发文叫停多种“吸存”手段,要求月末存款偏离度不得超过3%。看来,银行业单纯追求规模增长的数量型考核真的可以休矣。...
发表于:2014-10-11

政府信用不再黑箱

地方财政须逾越两道铜墙铁壁:一是地方政府信用评级,二是地方政府能够破产清算。...
发表于:2014-06-24

“资金掮客”缘何久禁不止

民企资金需求难以满足,体制外金融日渐繁盛,在商品经营向资本运营升级中,民企融资行为逐渐变异。...
发表于:2014-06-24
当代金融家 2017年第7期 总第145期
出版时间:2017年07月08日
查看详细内容
 
©2016-2018 当代金融家 版权所有
京ICP备05082514号-1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富国街2号院南楼3层
联系:《当代金融家》杂志订阅热线:010-82615128